<acronym id='3w5u5'><em id='3w5u5'></em><td id='3w5u5'><div id='3w5u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w5u5'><big id='3w5u5'><big id='3w5u5'></big><legend id='3w5u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fieldset id='3w5u5'></fieldset>

  • <tr id='3w5u5'><strong id='3w5u5'></strong><small id='3w5u5'></small><button id='3w5u5'></button><li id='3w5u5'><noscript id='3w5u5'><big id='3w5u5'></big><dt id='3w5u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w5u5'><table id='3w5u5'><blockquote id='3w5u5'><tbody id='3w5u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w5u5'></u><kbd id='3w5u5'><kbd id='3w5u5'></kbd></kbd>
    1. <i id='3w5u5'><div id='3w5u5'><ins id='3w5u5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dl id='3w5u5'></dl>

        1. <i id='3w5u5'></i>

        2. <span id='3w5u5'></span>
            <ins id='3w5u5'></in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3w5u5'><strong id='3w5u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鬼 臉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7

            傳說很久很久以前,每逢雷雨夜,總會出現一個鬼臉四處遊逛,誰若是遇上他,必遭劫難。幾百年後,同樣的雷雨之夜,鬼臉再度驚現……

              尋找半邊臉的女孩

              三月初,莫青雲突然打電話給正在休長假的夏雨,讓他陪自己去一趟雲南。夏雨正閑得無聊,二話沒說就答應瞭。上瞭飛機,他才好奇地問莫青雲:我說哥們,太陽改從東邊下山啦?這一年來你忙得連盤棋都不肯陪我下,如今哪來的這份閑情?

              我可不是喊你去觀光旅遊的,記得我和你說過的那個研究吧?莫青雲滿臉興奮,已經有新突破瞭,但這樣的病例實在太少,全世界到目前為止也隻有二百多例,身邊根本沒有這樣的病人,我決定去找雲南的那個小女孩。都說雲南比較混亂,所以才叫上你陪我去,免費的人民公安,多好!

              原來,兩年前去雲南旅遊的莫青雲聽說在一個叫茅村的偏僻山村裡,有個小女孩隻長有半邊臉,另一邊全凹瞭進去,非常的嚇人。當時莫青雲就跑去看瞭,見著小女孩後他心裡震撼不已,心裡卻又沒底,隻得無奈而返。回上海後他開始潛心研究醫治方案,現在終於有瞭突破,他立即決定去一趟雲南把那個女孩子接來上海動手術。

              夏雨笑著說:你還真是活菩薩啊,特意跑個幾千裡去接病人,我估計那女孩的路費醫療費也得你掏口袋。再說現在這世道好人難做,人傢要把你當人販子怎麼辦?

              人販子?莫青雲一愣,你這個警察是擺樣子的?路費手術費倒問題不大,我們醫院全包瞭,治好後那可是個絕好的廣告!

              兩人說說笑笑很快就到瞭雲南。經過數小時的汽車顛簸,下車後又走瞭三個多小時的山路才來到茅村。結果卻讓他們始料不及,原來就在幾天前,那女孩子的母親死掉瞭。

              莫青雲滿懷同情地問起女孩的母親是如何去世的,女孩並不說話,隻是直勾勾地盯著他,看著女孩詭異的眼神和恐怖的臉頰,莫青雲心底驀地泛起一絲冷意。正在這時,夏雨走進來叫瞭他出去,到瞭門外,夏雨把他拉至一角,低聲說道:我剛向村民們打聽過,女孩今年9歲,名叫陳棋棋,她母親何素蓮是四天前去世的,死得很是蹊蹺,我懷疑這裡面有古怪!

              誰是兇手

              原來當莫青雲在屋子裡對陳棋棋問東問西時,夏雨卻在外面打聽起瞭她母親的事情。村民告訴他說,那天何素蓮和一群婦女在村長傢搓麻繩,才一會時間素蓮就說要去上茅廁,可是這一上就是大半天,當時誰也沒在意,然而就在第二個人去解手時,卻發現她已死在茅廁裡。何素蓮死時身上沒有任何傷痕,村長查瞭半天查不出什麼名堂,第二天就安排村民給抬上山去瞭,由於何素蓮傢隻她母女兩人,一切後事都是村長在辦理。

              莫青雲聽完後張大瞭嘴巴,皺著眉頭問夏雨:會不會是心臟病發作之類的?夏雨搖搖頭說:村民說何素蓮身板一慣很硬朗,平日裡連小病都少見,而村長傢的廁所又是在後院裡,要入後院的話村長傢是必經之路,因為和後院緊緊相靠的是幾十丈高的峭壁。也就是說別人要是去廁所的話就一定會有人看見,可那天沒任何可疑人物出入後院,所以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所以怎樣?莫青雲著急地問。夏雨沉吟道:所以何素蓮的死應該與當天在村長傢的某個人有關。當然,這隻是猜測,當務之急是要弄清楚何素蓮死於何因,可這人又抬上山去埋瞭,真是讓人頭痛。

              要不報警吧?莫青雲建議,夏雨眼一白:報警?我不就是警察嗎?都說醫生是榆木腦袋,還真沒錯。

              有種你把這個案子破掉去,否則別怪我冤枉你褻瀆警察的名聲!莫青雲不服氣地說。夏雨把手一揮:好,我們這就回鎮子上去!說完又低聲在莫青雲耳邊補上一句:晚上再來茅村,把何素蓮挖出來看看她究竟是怎麼死的!莫青雲驚詫地看著他,夏雨一拍他的肩:走吧,你看我的表情像是開玩笑的嗎?我很認真的!我們是破案嘛,又不是盜墓!我說你不會是害怕瞭吧?

              你少門縫裡看人瞭,我有什麼好害怕的?你嚇尿褲子瞭我還不知道怕字有幾筆呢,做醫生這麼多年,我見過的屍體比你見過的女人還多!莫青雲邊走邊嘀咕。

  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兩人帶齊工具,又翻山越嶺進瞭茅村,尋著何素蓮的墳墓,挖出她的屍體後,兩人很小心地檢查屍體每個地方,發覺確實沒有任何傷痕。莫青雲遺憾地搖搖頭,低聲說道:可以排除暴力,也不像是中毒,但照目前的條件,很難檢查出真正死因。

              埋瞭吧,也不是全無收獲,至少說明村民沒有撒謊。夏雨說,於是兩人把屍體埋好,又趕回到鎮子上,已經是凌晨時分瞭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草草睡瞭下,又來到瞭茅村,他們這回直接找到村長,並且亮明身份。村長很是熱情,對此事相當的配合,說自己也覺得奇怪,好好的人怎麼說死就死瞭呢?

              何素蓮在村子裡可曾與人結過梁子?夏雨問。村長直搖手:沒有沒有,何素蓮是個老實人,人緣很好,村子裡百多號人,她誰也沒得罪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