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6lhnp'></fieldset>

<dl id='6lhnp'></dl>
  • <tr id='6lhnp'><strong id='6lhnp'></strong><small id='6lhnp'></small><button id='6lhnp'></button><li id='6lhnp'><noscript id='6lhnp'><big id='6lhnp'></big><dt id='6lhn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lhnp'><table id='6lhnp'><blockquote id='6lhnp'><tbody id='6lhn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lhnp'></u><kbd id='6lhnp'><kbd id='6lhnp'></kbd></kbd>
      <i id='6lhnp'><div id='6lhnp'><ins id='6lhnp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 id='6lhnp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6lhnp'></span><ins id='6lhnp'></ins>
        <acronym id='6lhnp'><em id='6lhnp'></em><td id='6lhnp'><div id='6lhn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lhnp'><big id='6lhnp'><big id='6lhnp'></big><legend id='6lhn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6lhnp'><strong id='6lhn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聚魂燈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4

            周建偉是個插畫作者,專門為一些時尚雜志畫插畫。平時沒事,他會對著畫上的一群俊男靚女發呆,仿佛其中一個會成為他的女朋友。周建偉很想找一個詩情畫意的女朋友,三年前,這種想法差點兒就變成現實。

            這天,畫插畫到深夜,周建偉累瞭,打個哈欠起身。突然,他看到新買的蠟紙燈罩有些異樣。仔細看,上面若隱若現顯出瞭一個女孩的身影。女孩穿著旗袍,頭發高高挽起,宛如三十年代的美女。周建偉詫異,接著,他看到女孩的眼睛裡流出淚水,淚水打濕燈罩,人影漸漸消失瞭。

            周建偉呆呆地,懷疑自己看花瞭眼,燈罩上怎麼會有美女?她為什麼會流眼淚?周建偉搖搖頭,覺得自己一定是太累瞭。看看表已經是凌晨四點鐘,他上床關燈睡覺。

            一覺睡到下午,起來吃點東西,周建偉又出去散瞭會兒步。回來時,天已經黑瞭。坐到桌前畫插圖,不知怎麼,他有點兒心神不定。畫幾張就抬頭看看燈罩,仿佛期待著在燈罩上發現什麼。

            整本書插圖快要畫完,周建偉伸瞭個懶腰,看看表,已經是凌晨。他正要去廚房為自己沖杯咖啡,突然,浮白色的蠟紙燈罩又變瞭,圖中出現一個美麗女孩。女孩穿著潔白的婚紗,裊裊婷婷,極為引人註目。他呆呆地看著這女孩,覺得她美得炫目,幾乎令人心醉神迷。可不過片刻,女孩的眼睛裡淌下瞭兩行淚水。周建偉揉揉眼再看,燈罩透出溫暖的光,淚水消融瞭女孩,燈罩上什麼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燈罩上怎麼會出現女孩的身影?周建偉正發愣,手機響瞭起來。一個女孩的聲音,那聲音溫婉動人。她似乎是幽幽嘆瞭口氣,問:你怎麼還不來?還要我等多久?

            周建偉詫異,半晌問對方是打錯瞭吧?他沒和任何人約會。

            我是阿娟。你忘瞭我們的約定?女孩輕聲問。

            周建偉吃驚地瞪大眼睛,半晌,問她在哪兒?阿娟說她在溪水橋邊,他們約好的地方。合上手機,周建偉木呆呆地起身出門。

            打車趕到溪水橋邊,橋邊空蕩蕩地,一個人都沒有。周建偉按照阿娟打來的號碼撥過去,對方卻提示無法接通。

            在橋邊徘徊瞭一小時,周建偉怏怏不樂地離開。回到傢,他勉強畫完最後兩幅插圖,心裡悶悶地。阿娟,她還在等他?她真的還在等他?他感覺自己像在做夢。或者,是有人在惡作劇?

            把插畫樣本送到雜志社,周建偉和朋友一起喝瞭杯茶,然後回傢休息。睡瞭一下午,起身時又是夜晚瞭。周建偉邊喝茶邊看書,不時地,他抬頭看看臺燈。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直到凌晨,周建偉打個哈欠。這時,臺燈燈罩的顏色又變瞭,還是那個女孩。這次,她穿著一件淡紫色的晚禮服,看上去格外華貴。周建偉的心怦怦直跳,盯著那燈罩,約摸兩三分鐘後,燈罩的女孩滴下兩行淚,消失瞭。

            周建偉困惑不解。索性,他把臺燈插座撥下來,打開大燈,將燈罩拆開。可令他失望的是,燈罩是普通蠟紙,裡裡外外反復看瞭,什麼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呆呆地坐在椅子上,周建偉開始胡思亂想。手機響起來,他趕緊接聽,還是阿娟。周建偉忙說昨晚在溪水橋等瞭一小時卻沒看到她。阿娟輕輕嘆瞭口氣,說他錯過瞭時間,她等得太累瞭。周建偉忙問她在哪兒?他想馬上見到她?阿娟說還在溪水橋。

            一路上,周建偉急切地催促著司機,快些再快些。終於,二十五分鐘後,周建偉趕到瞭溪水橋。橋頭上,站著一個穿晚禮服的女孩。周建偉幾乎驚呆瞭,那女孩就是燈罩上的人,幾乎一模一樣。他用力掐瞭一下自己的手臂,一陣疼痛,不是做夢。

            周建偉走到她身邊,女孩說她是阿娟,她已經在此等瞭三年。周建偉再也抑制不住,上前緊緊擁抱她,眼淚流下來。他哽咽著說以為她出事瞭,曾經,他在溪水橋邊,等瞭三天三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