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bsb70'></span>
    1. <tr id='bsb70'><strong id='bsb70'></strong><small id='bsb70'></small><button id='bsb70'></button><li id='bsb70'><noscript id='bsb70'><big id='bsb70'></big><dt id='bsb7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sb70'><table id='bsb70'><blockquote id='bsb70'><tbody id='bsb7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sb70'></u><kbd id='bsb70'><kbd id='bsb70'></kbd></kbd>
    2. <ins id='bsb70'></ins>
      <i id='bsb70'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bsb70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bsb70'><em id='bsb70'></em><td id='bsb70'><div id='bsb7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sb70'><big id='bsb70'><big id='bsb70'></big><legend id='bsb7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bsb70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bsb70'><strong id='bsb7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i id='bsb70'><div id='bsb70'><ins id='bsb7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恐怖故事之福兮禍兮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大難不死之後,他接二連三地遇到喜事。
              由小到大,由遠及近。
              那些喜事,一步步地把他引向一個死亡的陷阱。
              那是一個完美的殺人計劃,他能逃出去嗎?
              1、
              胡寬小時候的夢想是當一名畫傢,每天都活在色彩中。
              長大後,他每天都和色彩打交道。不過,他不是畫傢,而是一名油漆工——站在吊籃裡,掛在半空中,給外墻刷漆:紅色,黃色,藍色,綠色,橙色……
              半個月前,他差一點就死瞭。
              那天,他們四個人給一棟三十層的樓房刷外墻漆。剛開始的時候,天氣不錯,沒有一絲風。他們很快就刷到瞭二十五層。
              快到中午的時候,突然起風瞭。
              吊籃開始搖晃。
              他們準備收工。就在這時,吊籃一側的繩子突然斷瞭。吊籃一下子傾斜瞭。那三個人毫無防備,瞬間掉瞭下去。胡寬下意識地抓瞭一把,抓住瞭吊籃,沒掉下去。
              那三個人都死瞭。
              胡寬嚇得一個星期沒敢出門,躺在床上瑟瑟地抖。他沒想到生命如此脆弱,說沒就沒瞭。讓他更害怕的是,那三個人的死,他是有責任的。繩子是他買的。還有,每次開工前,他應該檢查一下繩子是否結實。那天,他偷懶瞭,沒檢查。
              他惴惴不安。
              半個月過去瞭,風平浪靜。
              工頭賠瞭一大筆錢,事情就算是瞭瞭。
              胡寬心裡有鬼,不敢再幹瞭,就離開瞭城市,回瞭老傢。他是一個小工頭,有一些積蓄,打算自己幹點小買賣,當老板。
              村後有一大片荒地,長滿瞭雜草,深邃而肅穆。
              胡寬經常在那片荒地上轉悠,估計他的未來。
              荒地的東邊,多瞭三個新的墳頭。那三個人是他的老鄉,死瞭之後傢人把他們埋在瞭那裡。他們的墳頭上,已經開始長草瞭。
              夏天,白天特別得長,天總是不黑。
              胡寬無所事事,有些無聊。
              荒地的西邊,有一個不大的水塘,裡面養著鯉魚草魚鮎魚鯽魚。經常有人在水塘邊釣魚。釣一天魚,要交一百塊錢,釣上來的魚可以拿走。魚塘的主人是一對老夫妻,都60歲左右。他們的兒子是胡寬的工友,在半個月前的那起事故中死瞭。
              胡寬經常去他們傢,閑坐,閑聊。
              有一天,老太太笑吟吟地問:“小胡,你給我當幹兒子行嗎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行。”胡寬立刻就答應瞭。
              “我又有兒子瞭。”老太太的眼眶濕瞭。
              第二天,胡寬買瞭一些點心,還有幾塊佈料,送給瞭老太太,正式拜瞭幹媽。他的這個舉動,有贖罪的意思。
              那個老頭從始至終都沒表態。
              有瞭幹媽,算是一件喜事。
              胡寬的心情好瞭一些。
              又過瞭些日子,他又遇到一件喜事:工頭死瞭。
              工頭是上吊死的。據說,和高利貸有關。
              那天,有人看見工頭拎著一根繩子在工地附近的一片樹林裡轉悠,就問:“幹什麼呢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找棵樹上吊。”工頭很平靜地說。
              那人以為工頭開玩笑,又說:“上吊可以,你換個地方,別影響我們打牌。俗話說,不要在一棵樹上吊死,換棵樹試試,耽誤不瞭你多少時間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行。”工頭笑瞭笑,拎著繩子去瞭別處,吊死瞭。
              以前的工友告訴胡寬,工頭上吊用的繩子就是那次事故中斷瞭的繩子。一根繩子,害死瞭四個人。
              胡寬的心裡緊瞭一下。
              那繩子是他買的。
              當初買繩子的時候,土雜店老板說那批繩子在倉庫裡放很長時間瞭,怕不結實,讓胡寬去別處買。胡寬急著用,抱起繩子,扔下錢就走瞭。
              土雜店老板在後面喊瞭一句:“出瞭事別怪我。”
              一語成讖。
              胡寬心裡的一塊石頭終於落瞭地。工頭死瞭,那起事故也就徹底瞭瞭,也就沒有人再追究胡寬的責任瞭。
              這當然也算是一件喜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