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bvcpr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bvcpr'><strong id='bvcp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bvcpr'><div id='bvcpr'><ins id='bvcp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dl id='bvcpr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bvcpr'><em id='bvcpr'></em><td id='bvcpr'><div id='bvcp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vcpr'><big id='bvcpr'><big id='bvcpr'></big><legend id='bvcp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bvcpr'></i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bvcpr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ns id='bvcpr'></ins>

        1. <tr id='bvcpr'><strong id='bvcpr'></strong><small id='bvcpr'></small><button id='bvcpr'></button><li id='bvcpr'><noscript id='bvcpr'><big id='bvcpr'></big><dt id='bvcp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vcpr'><table id='bvcpr'><blockquote id='bvcpr'><tbody id='bvcp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vcpr'></u><kbd id='bvcpr'><kbd id='bvcpr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床底下有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6

          被公司辭退後,我拿著微不足道的薪水,在一個魚龍混雜的偏遠小區租下一間由地下車庫改造的小單間。

          這單間與隔壁共用一扇窗戶,不僅小,而且隔音也差,站在裡面都能聽到隔壁老舊電視發出的咿咿呀呀唱戲的聲音,但這臥室有間獨立廁所,而且裡面鋪瞭地磚,刷白瞭墻面,顯然是新裝修過,價格卻是無比公道,為瞭省錢,也為瞭活得好些,我當時便決定住下瞭。

          房東是個瘦削的中年男子,收瞭我的錢便連片刻也不想呆,騎上車就跑瞭。

          當天晚上,夜色陰沉,在這個連桌子都放不下的小房間裡,我百無聊賴,早早的鉆進瞭被窩,而隔壁的唱戲聲從傍晚開始就一直沒停過,接連不斷從另一半窗戶傳來。

          在隔壁住得是一個住著拐杖的古稀老頭,我出門吃晚飯時碰巧撞見過他,那時他正端著一碗黏糊糊的白粥坐在門前,憋著嘴使勁吹著碗裡的熱氣,那老頭屋內臟亂無比,也沒裝修過,一眼望去一切都是灰蒙蒙的,飄散著老年人獨有的令人作嘔的腐朽氣息,讓我猶避不急。

         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,我忽然被淒淒切切的一聲“娘親~”驚醒,隨即鑼鼓響起,嗩吶連天,咿咿呀呀唱戲的聲音不斷從隔壁的窗戶傳來,在這寂靜的夜裡鏗鏘嘹亮,尤為怪異。

          “半夜一點,這老頭怎麼還不睡覺?”我打開手機瞧瞭一眼時間,心中登時窩火,都說老年人早起早睡,這老頭怎麼比年輕人還起勁?

          起身看瞭一下窗外,隻見那老頭所有的半扇窗光影晃動,仿佛有數不清的人影來回走動,我心中好奇,不知這老頭看什麼這麼入迷,於是偷偷摸摸探頭伸出窗戶,向另外半邊窗戶內看去。

          屋內,隻有一臺小小的電視機正隨著瘆人的戲曲聲不時變換著光景,電視機正對窗外,電視機前背對著我坐瞭兩個人,看背影,一個是那老頭,另一個好像是個齊肩發的老太婆。這兩個人一動不動的坐著,光線穿過他們薄薄的衣裳,映射出兩副枯瘦的身軀。

          電視機裡,穿著笨拙戲服的三個人正揮舞著可笑的道具,做著一些難以捉摸的動作,我瞧瞭一眼便沒瞭看下去的興致,正欲縮回頭,卻忽聽得房間的門,忽然卡擦響瞭一聲,似乎是有人替我關上瞭門,大半夜的,我的門難道是開著的?我回頭看著黑漆漆的臥室,心中正驚恐,老頭那房間的電視機忽然也啪的一聲,關掉瞭。

          一片漆黑。

          我冒著冷汗側視著屋內,見沒什麼動靜瞭便緩緩轉回頭,準備最後再看一眼老頭的房間,卻沒想到眼睛剛剛擺正,就對上瞭一副慘白而蒼老的面孔以及一雙空洞的猶如死人的眼睛。

          不知道這老頭在我回頭的時候盯瞭我多久瞭。

          “我。。。”我剛想辯解,那老頭卻先我一步,嘟噥道:“老塔普住的佛設疑,你要娘娘一。老塔普住的佛設疑,老塔普住的佛設疑。。。”

          他說的不知是哪裡的方言,我盡全力也隻能分別出“老太婆”以及不知“要我幹什麼”。而那老頭反反復復就這麼一句,仿佛得瞭老年癡呆。

          我咧嘴訕笑兩下,胡亂的點點頭便急忙縮瞭回去。

          而那老頭,依舊對著窗外嘀嘀咕咕,也許直到我入睡瞭才消停。

          “嗚嗚嗚嗚。。。。”

          一片黑暗中,一個格外蒼老,悲哀的哭泣聲忽的響起,幽幽嗚咽,透人心扉。

          “誰,是誰在那哭?”漆黑中,哭聲從四面八方傳來,我就連自己也看不見,自然也不知道是誰在哭。正當我感到害怕之時,後背猛的傳來兩下好似竹竿戳記的疼痛感,我急忙轉身,隻見一個身穿灰佈衣裳,脊背快彎成九十度的老奶奶伸著拐杖立在那裡,她低著個頭,陰森森的,我也看不見她的臉。

          “小夥子,行行好,我的頭被你壓住瞭,好疼啊,你看,你看。。。”那老奶奶說著說著,忽然猛地抬起頭,伸手指著頭上的一個血窟窿,邊哭邊叫到:“好疼啊,好疼啊。”

          那是怎樣的一張臉啊,枯瘦的隻剩顴骨的臉上爬滿瞭老樹根似的皺紋,額頭上諾大的血洞正緩緩往外冒著血水,血水淌過她的左眼,染紅瞭大半邊臉,乍一看,仿佛是地獄來的厲鬼。

          我見到她這幅容貌,忍不住往後退瞭一步,這下可不得瞭,那老奶奶見我後退,仿佛受瞭刺激,忽的厲聲尖叫,睜著滾圓的雙眼一邊惡狠狠地盯著我,一邊使勁拄著拐杖,邁著不利索的腿腳,身體一顛一顛,顫顫巍巍,但卻速度奇快地向我走來。

          此刻我全身僵硬,隻能看著那張恐怖的臉由遠而近,最後猛地湊到離我不足半寸的地方瞪著我,眼前瞬間變得一片鮮紅,我感覺到那血洞裡的鮮血噴滿瞭我的臉。

          “啊。。。”我猛地睜開眼睛,看到白色的天花板才發現是一場夢。那半扇窗戶用紅色的窗簾擋著,此時天已亮堂,陽光透過窗簾變成紅色,正好照在我臉上。

          “都怪那老頭,害得我做惡夢。”我看瞭下時間,七點剛過,本想再睡一會,但想到夢中那可怕的老奶奶,不禁有一絲寒意。又想到自己還得找工作,於是索性翻身而起,準備出發。

          早上出門的時候,隔壁的老頭已經坐在門口,端著一碗白粥埋頭“吸漱吸漱”的吃著,白粥上隻有幾片幾乎燉爛的青菜,看老頭的模樣足有八十好幾,也不知怎麼一人住在這裡。

          但想到昨晚的事情,我心裡好不尷尬,也沒多看,飛也似的跑瞭。

          這天我在人才市場轉悠瞭好久,從早上九點一直到下午四點,該投的簡歷都投瞭,隻等通知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