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ok3gc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ok3gc'><strong id='ok3gc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ns id='ok3gc'></ins>
      <i id='ok3gc'><div id='ok3gc'><ins id='ok3gc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tr id='ok3gc'><strong id='ok3gc'></strong><small id='ok3gc'></small><button id='ok3gc'></button><li id='ok3gc'><noscript id='ok3gc'><big id='ok3gc'></big><dt id='ok3g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k3gc'><table id='ok3gc'><blockquote id='ok3gc'><tbody id='ok3g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k3gc'></u><kbd id='ok3gc'><kbd id='ok3gc'></kbd></kbd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ok3gc'><em id='ok3gc'></em><td id='ok3gc'><div id='ok3g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k3gc'><big id='ok3gc'><big id='ok3gc'></big><legend id='ok3g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2. <dl id='ok3gc'></dl>

        <i id='ok3gc'></i>
      3. <span id='ok3gc'></span>

          山靈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時值初秋,大興安嶺林海茫茫,參天古木以霸道蒼勁的姿態挺立在列車兩側,四處叢生的常綠木填滿瞭樟子松的縫隙,許多不知名的火紅果實於樹影中一閃而過,偶爾能看到一壁天空藍得那樣絢爛。
              楊石一直在觀察坐在對面的女孩子,女孩子半側著身子,額頭系瞭條寬闊的黑色緞帶,手中抱著一個藍色的粗佈背包,上面繡瞭一隻飛鳥的圖騰。列車進山林的瞬間,她懨懨的神情就像吸飽瞭水分的豆子一樣煥發起來,黑色的眸子似乎也變得流光溢彩。
              “看夠瞭沒?”女孩子似是望著窗外,話卻是對著楊石說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啊?”楊石尷尬地別過臉,過瞭一會兒又忍不住問,“銀子,你真的……是巫女嗎?”
              巫女銀子不動聲色地瞥瞭他一眼,楊石後背又開始冒汗,他努力吞咽瞭口唾沫,道:“我的意思是……我妹妹已經失蹤瞭兩個多星期,還、還活著嗎?”
              銀子猶豫瞭一下:“大概吧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大概?!你不是巫女嗎?!”楊石的聲音大瞭一些,車廂裡很多人都看向這裡。
              銀子沒好氣地閉上眼睛假寐,她感覺到有一股銳利的目光穿透面頰,幾乎要射進心裡。她睜開眼睛,斜對面不知何時坐瞭一個年輕人,戴著黑框眼鏡,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。
              火車一直向北行駛,入山不久便停靠在一個叫作“盤古”的小站。這個盤古站與上古神話中開天辟地的盤古大神毫無瓜葛,其名稱取自於轄區內第一大河——盤古河。盤古,鄂倫春語,意為“翻湧湍急的河流”。河水發源於白卡魯山東麓,環繞盤古鎮一圈,向北匯入黑龍江。
              楊石取出地圖與手抄的地址翻來覆去比對,銀子懶懶地靠在路燈邊,看到斜對面的年輕人也是獨身一人,沒有拿行李。他不期然對上瞭銀子的眼睛,又是微微一笑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來探親的嗎?”他緩步移到銀子身邊。
              銀子上下打量他,沒有說話,倒是楊石一把扯過他:“你看看,你看看這個地址,我怎麼對不上號呢?”
              年輕人撫平皺皺巴巴的紙張,上面簡約地記瞭兩個地址和一個電話號碼。
              銀子指瞭一下:“下面的傢庭地址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學校不去瞭嗎?”楊石驚愕地問。
              “我又不是調查事件的,確定她最後停留的位置就可以瞭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你們是來找人的?”年輕人一怔,進而露出瞭然於心的微笑,“是指兩周前的失蹤者?噢……這麼大的山嶺,想要找失蹤者可不是件簡單的事。你知道大興安嶺深處罕有人至,亡命之徒為躲避追捕,很有可能藏身於此。既然……既然已經失蹤瞭兩個星期,生還的可能性太小瞭,還是回去吧。”
              楊石心下一沉,他早就懷疑妹妹已經不在瞭,在山裡失蹤瞭近兩個星期,當地出動大批人員進行拉網式搜查,如果活著的話早就出現瞭。可銀子她……他又看瞭一眼銀子,她認真地聽年輕人說的話:“……那個地方現在是鬼村,入夜之後鬧得厲害,倘若要去的話,我們正好順路。”
              銀子點瞭點頭道:“多謝瞭,我們正打算去。”
              年輕人笑笑:“我姓瑪哈依爾,長纓林場的護林人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銀子。”銀子象征性地伸出手握瞭一下。
              瑪哈依爾找瞭一輛面包車,說出一個地址,擠上面包車的後座:“我在列車上聽說你是巫女?城市裡也會有巫女嗎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嗯,她在青石巷還挺出名的,去前還要預約呢。”楊石插嘴道。
              “是白門樓附近的青石巷嗎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咦?你也知道那裡?”楊石的眼睛一亮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不,剛好有認識的人在那裡……你都有什麼業務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星相占卜、青草卦、驅兇、鎮邪……祈祥,”楊石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折痕明顯的小紙片,“喏,這是她的名片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青草?呵呵……蓍草卦。”瑪哈依爾隨意掃瞭一眼,糾正楊石的錯別字,“你們那邊也發生過什麼趣事嗎?”
              楊石也期待地望向銀子。
              銀子迎著獵獵山風,註視飛速閃過的林木,道:“楊石,知道入山的禁忌是什麼嗎?”
              楊石嚇瞭一跳,屏息道:“不知道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是閉嘴。”
              郭蓉蓉是長纓鎮上的小學老師,大清早收拾瞭背包,在校門口坐上公交車後再也沒有回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