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0773k'><div id='0773k'><ins id='0773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span id='0773k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0773k'><strong id='0773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dl id='0773k'></dl>
    1. <tr id='0773k'><strong id='0773k'></strong><small id='0773k'></small><button id='0773k'></button><li id='0773k'><noscript id='0773k'><big id='0773k'></big><dt id='0773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773k'><table id='0773k'><blockquote id='0773k'><tbody id='0773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773k'></u><kbd id='0773k'><kbd id='0773k'></kbd></kbd>
      <acronym id='0773k'><em id='0773k'></em><td id='0773k'><div id='0773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773k'><big id='0773k'><big id='0773k'></big><legend id='0773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2. <i id='0773k'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0773k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ns id='0773k'></ins>

          柳樹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那是十年前的事瞭。阿福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們兒,高高壯壯的特別皮,漫山遍野都是他的天下,誰傢的番薯地要是被刨瞭,準有他的份,但因此也挨瞭他媽不少揍。

            一個平凡的夏天的晚上,因為村裡沒啥娛樂活動,大傢吃過晚飯後不久就早早的睡下瞭。凌晨一點鐘,一聲尖銳的呼喊聲劃破瞭夜晚的寧靜。

            “快來人啦,我兒子不見啦!”這是阿福他媽的聲音。左鄰右舍聞聲而來,大傢問她怎麼回事,她一臉驚恐不安的說道“人睡的好好的就不見瞭,一樓的門是反鎖的,但二樓的門卻開瞭。也沒鬧脾氣啥的,白天都好端端的啊,哎喲………”大傢一聽就覺得不對勁瞭,於是兵分多路去尋找阿福。

            但是在房子的周圍、馬路以及阿福常去的舊學校都沒尋著阿福的身影,大傢開始著急瞭起來。就在天快亮的時候,有人在山上的那顆大柳樹下發現瞭阿福,雙眼緊閉,一動不動的躺在那睡著瞭,雙腳腫的跟豬蹄一樣,他爸把他背回瞭傢。

            但從山上到傢裡,阿福一直沒醒過,而且怎麼叫都沒反應。找醫生看瞭也說身體沒問題。他媽泣不成聲,他爸眉頭緊鎖地抽著悶煙。

            就在大傢束手無策的時候,住我傢後面的那個老太婆進來瞭,摸瞭摸阿福的身體,又摸瞭摸阿福的手,“這孩子是魂丟瞭,得趕緊找回來,不然永遠也醒不過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於是到瞭夜晚,阿福他媽就照著老太婆的教的方法,抱著阿福平時穿的衣服,來到那顆大柳樹下開始喊阿福的名字,“福啊,天黑瞭,該回傢瞭。”走一步喊一句,一直喊到傢裡。據老太婆說,這叫喊魂兒,要把阿福的魂魄喊回傢。

            回到傢裡,他媽給他穿上瞭衣服,沒過多久就真的醒來瞭。

            事後阿福簡直變瞭一個人,原本愛玩愛鬧,現在變的安安安靜話也不愛講瞭。我問他記不記得自己那晚發生瞭什麼瞭?他說完全沒印象瞭。

            柳枝屬陰桃保人,杏傷人,李子樹下埋死人。世間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太多太多。

            自那以後,我對老人傢說的話都抱著三分敬畏。隻要經過那顆大柳樹,我就躲得遠遠的。